5分彩分析欢迎您的到來!

                                                    首頁|時政|熱點|法治|社會|城事|三農|房產|汽車|旅游|美食|教育|衛生|商業|財經|文化|娛樂|歷史|收藏|公示公告|網絡電視|網絡問政|手機廣視網
                                                    參政議政點擊進入
                                                    您當前所在位置:駐馬店廣視網>熱點> 正文
                                                    分 享 至 手 機

                                                    天 路 筑 夢

                                                    時間:2019-08-02 15:42:32來源:眼豫天中點擊量:21988

                                                    題記:謹以此文紀念為修筑天山公路而付出青春和熱血的確山籍800余名天路老兵群體!感謝劉海群、朱松雄、陳邦賢等天山老兵提供相關文字資料和照片!

                                                    天 路 筑 夢

                                                    天 路 筑 夢

                                                    天 路 筑 夢

                                                    1974年4月,軍委工程兵第四工區從湖北宜昌移防新疆,擔負天山公路施工任務,投入兵力13000人。1983年9月,天山公路建成通車。十年間,筑路官兵戰冰雪斗嚴寒,縱穿巴音布魯克草原,翻越四座冰達坂,跨過五條主河流,打風鉆、挖隧道,爬峭壁、架橋梁,建涵洞、鋪路面,修筑防雪走廊,靠一鍬一鎬、用血肉之軀矗立起中國公路史上的精神豐碑,創造了以“信仰堅定、紀律嚴明、特別能吃苦、特別能戰斗、特別能奉獻”為內容的“天山精神”和“昆侖精神”。這13000名筑路英雄,有800余人來自革命老區確山,原00122部隊三營七連連長李群柱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

                                                    英雄,是時代的先鋒、民族的脊梁;天山,是800多名確山籍筑路老兵報國灑熱血、鑄就“天山精神”的土壤。金戈鐵馬昨日風,“八一”前夕,記者走近確山籍天山公路筑路老兵群體,傾聽天路老兵三十多年前可歌可泣的英雄壯舉。

                                                    李群柱1951年生,1969年10月入伍,先后任戰士、排長、連長等職務,1985年轉業至市交警大隊。因患肝病、矽肺病,病逝于2004年6月25日。

                                                    當兵修路,轉業地方當交警,他的人生在常人眼中如此平凡,在熟悉他的戰友眼中卻又如此偉大。他的故事值得我們傾聽。

                                                    天 路 筑 夢

                                                    李群柱(左一)和部隊首長和工程技術人員在天山公路隧道施工現場。

                                                    李群柱當兵15年,跟大山和公路結緣,先后參加過湖北蓮沱公路、天山公路、昆侖山和布公路工程建設,多次獲得營、團、師級獎勵,所在排和個人榮立三等功,部隊把他從一名普通戰士培養成帶兵的連長。

                                                    在李群柱重病期間,各地的戰友們來看望他,最多的聊天話題還是三十多年前在新疆當兵修路的陳年舊事。“每次聊起在天山、昆侖山筑路的那些事,他就來了興致,好像病痛都消失了。”2004年,聽說李群柱生病住院,遠在湖北的老戰友朱松雄趕來探望,兩人有過深入的交談。躺在病床上的李群柱坦言:“這輩子當兵、干交警,做過最危險、最苦、最累的活就是在‘老虎口’打‘飛線’,差點把命搭在天山上。都說‘大難不死,必有后福’,這話不假,我們不知道在鬼門關走過多少回,最后總算安全回到故鄉了。每當夜深人靜,我總會想起長眠在天山的連長、指導員和戰友們,和他們相比,我知足了。”

                                                    1979年春天,朱松雄結識李群柱的時候,李群柱已經是七連連長。“那時候他剛三十歲出頭,中等個兒,年齡比我大七八歲,由于常年在雪域高原施工,皮膚粗糙、黝黑透紅,顴骨微凸、眼睛深邃。”

                                                    徐國營跟李群柱是從確山一同入伍的老鄉,他介紹,1975年,在當兵的第五個年頭,李群柱已經被提拔為副排長。當時,部隊駐扎在天山北麓一個叫將軍廟的地方,從北向南修筑天山公路,三營駐扎地是一個一線天的峽谷,一邊是近乎垂直的懸崖峭壁,一邊是深不見底的奎屯河,連隊的帳篷就搭在懸崖邊。

                                                    春節剛過,天山依然冰封雪裹,團里召開了施工動員大會,并對各營連分配了施工任務。團長把天山公路51公里處近2000米、施工難度最大的“飛線”段交給了三營;營長又把第一個1500米的“飛線”段交給了李群柱所在的七連,并要求利用6個月時間打通。“飛線”就是測繪人員無法涉足,只能用虛線標注在圖紙上的路基,由于山勢陡峭險峻,開挖量大,只能鑿成虎口狀的作業面。

                                                    軍令如山,李群柱代表班排向連隊黨支部遞交了決心書,表示豁出性命也要把任務完成。天剛蒙蒙亮,帳篷圍起的四合小院靜悄悄的。趁著早飯前,李群柱和連隊干部一起爬上了一處臺階式的陡坡,查看將要施工的地形,眼前的情形不由得讓他們吃了一驚:山崖怪石倒掛,鬼斧神工,地形極其險要,難怪當地人給他起了個形象的名稱“老虎口”。

                                                    面對矗立在眼前的峭壁,連隊骨干們掂量著工程量,簡單測算,至少需要進行4次大爆破,每次大爆破必須先打出作業面,然后在作業面上打出五六個導洞。大爆破后,要清除上萬立方米的石渣,來回三四個循環才能看出公路的雛形。如果一個過程拖延了時間,整個任務就會失敗。

                                                    開弓沒有回頭箭,面對艱巨的工程任務,李群柱和戰士們清楚,這注定是一場惡仗。

                                                    陽春三月,內地已是桃李芬芳,而天山依舊寒冷異常,刺骨的山風把懸崖上的石頭吹得吱吱作響。李群柱和筑路勇士們手拉手爬到懸崖頂部,掄錘打釬,打了5個固定樁,艱難地開鑿了一條人行棧道。然后,勇士們把尼龍繩纏繞在固定鋼釬上,把人和風鉆吊下幾十米的山谷中,在懸崖峭壁之上打炮眼。那種陣勢,每個施工戰士瞬間成了雜耍演員,在懸崖上蕩來蕩去。

                                                    天 路 筑 夢

                                                    李群柱在天山冰達坂工地

                                                    那時的李群柱才二十三四歲,渾身每一個毛孔都噴射著戰士的激情和活力,每一滴汗珠都飛濺著青春的能量。每次上工地,他總是先檢查戰士的安全裝備,然后第一個系好安全繩,背上風管、風鉆,俯身吊下懸崖開始工作。別的戰士打一個炮眼,他能打完兩個。

                                                    連隊戰士們都說,一排副排長李群柱是個“拼命三郎”。第一場突擊戰,他就得到營里嘉獎。小型爆破后,炸出一個個作業面,李群柱帶領戰士們像巖羊攀石一樣,背著炸藥和工具,一步一步地攀到作業面上,走在剛炸開的便道上,手指要牢牢地摳住巖石,俯瞰腳下深不見底的峽谷,稍微不慎,恐怕連尸體都找不回來。

                                                    打導洞是公路施工中最艱苦的活,由于施工作業面在懸崖上,可利用的空間非常狹小、導洞直徑不到一米,施工戰士站著抬不起頭,跪著又用不上勁,有力使不上。李群柱干脆仰躺著,雙手抱著風鉆,用一只腳蹬著風鉆支架。風鉆一開,震動得全身發麻,高壓風吹起石渣粉塵,嗆得眼睛都睜不開,三層防塵口罩都隔不住灰塵,施工的戰士背部常常被鋒利的碎石劃破,汗水和血漬把衣服黏在脊背上。

                                                    1976年上半年已經過去了,連隊施工筑路大戰猶酣,雖然過程困難,但天大的困難也阻擋不了筑路勇士們前進的腳步!開山的炮聲接連不斷,山谷被震得瑟瑟發抖,在李群柱等筑路勇士面前,所有困難都被甩進波濤洶涌的奎屯河了。

                                                    然而,無法預料的事情突然發生了。1976年7月15日中午,李群柱剛走下工地,還沒來得及撣去身上的灰塵,只聽得外邊有人高喊“塌方了”“塌方了”。抬眼望去,只見剛離開的工地被塌方卷起的塵煙籠罩著,什么都看不清。李群柱和剛走下工地的戰友往工地上跑。連長楊曉海、指導員李善國不見了,推土機和兩名機械手不見了,通訊員和衛生員也不見了!

                                                    一排長王春德連忙組織戰士們開始緊急救援??墒?,山坡上不時往下掉石頭,李群柱和戰友們完全顧不得這些,大聲呼喊著連長、指導員的名字,用手扒開一層層石頭,雙手鮮血直流,卻視而不見。約過去了兩小時,李群柱和一個叫王二占的河北兵把夾在大石頭縫里的衛生員救了出來,連長和其他五位戰友的軀體被埋在數萬立方米的巨石下面。

                                                    那段時間,炊事班每次把一桶飯菜送到工地上,挑回去半桶,以此祭奠犧牲的烈士。危難時刻,團里命令一排長王春德臨危受命,接任連長職務,處理烈士的后事,接著完成未完成的筑路事業。三年后,李群柱接任七連連長職務,帶領全連戰友完成了老連長未竟的事業。由于在“老虎口”打“飛線”中的突出表現,七連被交通部授予“拖不垮砸不爛的英雄連隊”。時任連長王春德作為修筑天山公路的英模,代表英雄的七連戰士在全國巡回作報告。

                                                    如今,在新疆天山喬爾瑪革命烈士陵園,七連五位烈士的英名被永遠地雕刻在紀念碑上。

                                                    天 路 筑 夢

                                                    1978年,李群柱所在的七連接受上級的命令,作為先頭突擊連,從公路北段撤下來,開赴南疆庫車縣境內的天山深處,在海拔3800米高的鐵力買提冰達坂上擔負隧道切口任務。這條隧道全長1987米,是整個天山公路上的第三條隧道,也是當時我國海拔最高、里程最長、施工難度最大的高山公路隧道。

                                                    隧道口定在懸崖壁上,連隊帳篷沿著進場便道扎在山崖下面。跟李群柱同年入伍的確山老兵劉海群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自豪地說:“那時候,我們天山上的工程兵,把人間所有的苦都吃盡了!”

                                                    天 路 筑 夢

                                                    “當時,隧道施工機械化程度低,全靠人工作業,啞炮、塌方等意外經常發生,隨時可能吞噬戰士的生命,每個戰士都有與死神擦肩而過的經歷。”劉海群說,“天山公路是造就英模群體的沃土,每一個人的背后都有一段感人的故事。”

                                                    “六月天山雪,無花只有寒。”新疆的氣候一般是十月下雪,三月化凍。而部隊每年三月底四月初,就要上山施工,一直干到十月份,施工部隊戰士終年棉衣不離身,新鮮蔬菜供應更是十分困難。蘿卜、白菜、土豆“老三樣”拉上山成了冰疙瘩,壓縮脫水的干菜和罐頭吃得人人倒胃口。因為天山上海拔兩三千米,氣壓不夠,水燒不開。饅頭蒸不熟,黏手,冷卻下來像石頭一樣硬,大家稱之為“旱獺饅”。一個星期吃一次米飯,可煮出來的都是夾生飯。中午在山上不回駐地,就吃饅頭干,就咸菜,沒有水喝就吃雪。

                                                    長期在這種惡劣的生活條件下,許多官兵因高原反應、營養不良而導致手指腳趾指甲凹陷,朝外翻起,患上了嚴重的高山病、雪盲癥、關節炎、糜爛性胃炎等疾病。已是副連長的李群柱想辦法調劑連隊伙食,沒有新鮮蔬菜,就生豆芽、磨豆腐,還經常讓下山的后勤人員買來麥乳精和白糖為戰士們補充營養。后來部隊發放補充維生素的藥,每人每天一顆,每月一瓶,情況才有所改善。

                                                    七連的老兵,三十多年后只要回憶起天山挖隧道的事,都會說李群柱當連長愛兵、心疼兵,既是一連之長,又像一位兄長。別看他識字不多,但把每個戰士的成長進步、家庭困難、婚姻大事,都一一記在了心里。

                                                    天山深處,四面環山。戰士們進山施工,就與世隔絕。收音機沒信號,更沒有電視看。最開心的事,就是看遠方親人的來信。不管是誰的信,只要是信,大家都搶著看。特別是已婚老兵的老婆來信,人人都搶著輪流看,看看信上有什么悄悄話,這也成了當時業余生活的一種樂趣。大家互相把信看了一遍又一遍,從信中感受著家人的問候、親人的鼓勵、愛人的眷戀。

                                                    1979年,朱松雄在三機連二排當排長,負責空壓機站和隧道出渣的軌道電瓶車,這兩項工作是直接配合李群柱的七連隧道掘進的,因此和李群柱有了更多了解,并建立了深厚的戰友情誼。

                                                    “我們幾乎每天都在隧道工地見面,每次見他都是頭戴安全帽,腳上穿著高筒水靴。那次,他笑呵呵地從口袋里掏出三毛五分錢一包的紅山牌香煙,給我一支,他自己一支,然后邊劃火柴邊拍著我的肩膀叮囑:空壓站的氣千萬不能出問題,七連馬上要開始打風鉆了。要盡快向掌子面延長轱轆馬軌道,準備出渣。”隧道口就是七連營房,半夜里走出隧道,李群柱會拉著朱松雄到他的宿舍抿兩口驅寒的小酒。

                                                    天 路 筑 夢

                                                    天 路 筑 夢

                                                    朱松雄和妻子在天山舉行了簡單的婚禮

                                                    當得知朱松雄還沒找到對象時,李群柱就讓自己的妻子在河南老家為他尋覓合適的人選。沒想到,事情還真成了。1982年夏,朱松雄回湖北探親時路過駐馬店,特意和女方見了面,確立了戀愛關系。第二年夏天,李群柱的妻子帶著她一起來到了天山,在部隊駐扎的鐵力買提冰達坂的工地上辦理了結婚喜事。

                                                    隨著天山公路工程接近尾聲,七連擔負的隧道掘進正在加緊突擊,一場罕見的暴風雪突然而至,把天山攪得渾濁不堪??耧L夾著大雪一連幾天不停,然而七連施工卻絲毫沒有懈怠。李群柱每天熬在隧道里,爆破、出渣一如既往地進行著。隧道外邊冰封雪裹,隧道內火熱施工,如火如荼。當每個工序循環順利進行,李群柱就像指揮一場突圍戰斗取得了勝利一樣,顯得特別興奮。

                                                    李群柱把全部心血傾注到了修筑天山公路上,卻極少顧及家中的雙親和老婆、孩子,一年僅有的一個月假期,經常會被部隊“有急事速回”的電報提前召回部隊。

                                                    有一次,妻子來隊探親,提前給他發了電報,讓他做好接站的準備。李群柱收到后就把電報壓在了枕頭下,隨后便忙著指揮連隊處置施工中遇到的塌方問題,竟把妻子來部隊需要接站的事情忘了個一干二凈。家屬帶著孩子千里迢迢從內地來到了烏魯木齊,望眼欲穿卻不見接站的人,無奈,她只好自己帶著孩子、背著行李找旅館,并買了去庫車的車票。來到庫車后,她又搭乘部隊下山拉水泥的卡車,搖搖晃晃150公里才摸到李群柱所在的施工駐地。她娘倆窩了一肚子的火,準備見面好好教訓李群柱一番。

                                                    她們到連隊時,卻見李群柱穿著一身沾滿泥水的棉衣,正站在隊伍面前給戰士訓話呢。不知道是批評還是強調工作,李群柱的話語一聲高過一聲,隊伍中的戰士鴉雀無聲。當他突然發現孩子和老婆就站在隊伍后邊時,聲音從高八度一下子降到低八度,竟一時愣在了戰士面前。妻子看著一個個身穿破舊棉衣的戰士和又黑又瘦的丈夫,到嘴邊的抱怨化作無聲的淚水,模糊了雙眼。

                                                    天 路 筑 夢

                                                    天 路 筑 夢

                                                    李群柱和筑路的戰士們

                                                    1983年冬,征戰十年的天山公路竣工了。部隊告別雪域天山,沿著塔里木盆地邊緣,南下和田,直插昆侖山深處,開始新的筑路征程——修筑一條和田通往昆侖山深處布雅的公路。朱松雄作為配合七連施工的三機連的一員,隨著李群柱的先頭連隊一同出發。

                                                    10月的昆侖,風沙彌漫、寒冷異常,搬家的車隊在沙漠里顛簸了四天,蹚過最后一個沙丘,鉆進了玉龍喀什河谷,傍晚到了一個叫“69公里”的地方。

                                                    李群柱提著馬燈指揮戰士搭帳篷。一陣狂風吹來,差點把剛搭起的帳篷吹走,他抖了抖脖子里的沙塵,帶著戰士繼續掄錘打釬固定帳篷。后半夜,峽谷里靜得出奇,耳邊只有一陣陣夜風的聲音。

                                                    “天山修路那會兒,天天盼著公路修通,盼著能下山,能住個有山有水有人家的地方,可眼前的昆侖山,一年四季飛沙走石、寸草不生,比天山更高、更冷。脫落的巖灰浮沉隨地搬家,四處飄蕩,足有三四十厘米深,一腳踩下去,就像猜到積雪上。” 曾經擔任團工程股股長的趙炳書介紹,“69公里”是筑路部隊給這個地方起的稱呼,再往前就是“飛線”區域,筑路部隊依次進入昆侖山后,這個地段阻擋著進不去,只有盡快打通“飛線”,后續的大部隊才能進入施工現場。

                                                    昆侖山和布公路上的第一個硬骨頭就這樣擺在了李群柱的面前。團部要求李群柱快速安家、快速開工,為大部隊打通“飛線”路段,保障大部隊順利通過。

                                                    那段山地地理結構復雜,巖石風化。沙土松軟,上面巖石倒掛,下面是松軟的流沙,要造出路基很困難。李群柱和戰士們打趣說:“我們啃石頭,怕軟不怕硬,遇到硬的有鋼牙利齒,遇到軟的卻無法下口。” 老兵遇到新問題,為解決難題,李群柱帶領班排骨干勘察地形,測量計算,確定施工方案。經過仔細研究分析論證,李群柱和連隊技術員提出施工方案:高處放大炮,低處放小炮,流沙地段不放炮,先上后下,爆破采用先兩端后中間的順序進行。最終,這個方案得到了團里工程股技術人員的采納。于是,玉龍喀什河邊,沉睡千年的昆侖峽谷響起了隆隆炮聲。

                                                    天 路 筑 夢

                                                    夏季來臨,為了適應昆侖山白天炎熱的天氣,李群柱和戰士們都把頭發剃光,把軍褲剪成了短褲來穿??墒?,總有解決不完的問題等待著他。就在施工進入白熱化的關口,一場山洪把剛修出的便道沖得無影無蹤,山下送水的車上不來,連隊斷水了。

                                                    沒水咋成?施工戰士個個像泥猴,嗓子干得冒煙,三天不吃飯可以活,三天不喝水準得渴死。望著懸崖下波濤洶涌的玉龍喀什河,李群柱有了主意。他帶著幾個戰士,背上尼龍繩和塑料壺,往河邊走去。他要下澗汲水。一百多米的山澗,借著保險繩往下探,他和戰士們就像螞蟻一樣掛在保險繩上,空桶傳下去,清水傳上來。當清水送到面前,口渴至極的戰士們歡呼雀躍,李群柱也跟著歡喜。別的連隊戰士都說,七連連長真是個“李大膽”。

                                                    導洞打成后,放大炮那天,李群柱特意讓炊事班把準備戰士會餐用的豬頭搬到工地上。用他的話說,昆侖是萬山之祖,為了向昆侖要路,就得先向他獻禮。他點燃香燭和香煙,擺上祭品,舉起一瓶老白干,灑向了萬古不化的昆侖,點燃鞭炮,向著大山肅然鞠躬,默默祈禱。

                                                    隨后,李群柱指揮戰士撤退到安全位置,隨著他一陣清脆的哨音,沉睡千年的昆侖山發出一陣陣震顫,爆破成功,戰士們高興得跳了起來。

                                                    1984年夏,隨著七連所擔負的“飛線”段鑿開,進場的通道被打開,大部隊依次進入工地,沿線擺開了施工戰場。七月的昆侖,驕陽似火,風沙彌漫,萬仞的峭壁上剛鑿開的簡易棧道像一條銀蛇一樣,蜿蜒曲折地掛在山崖上,隨著開山的炮聲一米一米艱難地像昆侖山深處延伸。

                                                    歲月靜流,天路蒼茫。望著面前蒼顏白發的天路老兵們,傾聽著他們一個個動人的故事,眼前浮現他們當年青春無畏的臉龐和一幕幕英雄壯舉,仿佛回到了那年那月天路老兵筑夢天山的光輝歲月。

                                                    踏遍青山人未老,而今邁步新時代?;赝菞l印刻在每個老兵心中的路,那不只是一條風光絕美的天路,更是老兵們用青春和汗水澆鑄的英雄之路、用熱血和生命鋪就的信念之路。

                                                    免責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駐馬店廣視網、駐馬店融媒、駐馬店網絡問政、掌上駐馬店、駐馬店頭條、駐馬店廣播電視臺)”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作品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凡是本網原創的作品,拒絕任何不保留版權的轉載,如需轉載請標注來源并添加本文鏈接:http://www.562039.site/showinfo-188-242937-0.html,否則承擔相應法律后果。

                                                    責任編輯 / 楊盼
                                                    審核 / 平筠
                                                    終審 / 張凱旋
                                                    5分彩分析 全天时时彩在线计划 极速赛车人工计划两期 三分快3开奖计划 腾讯分分彩玩法